Welcome to因你而美!

Customer Hot Line: 扫码咨询整形专家

Contact us

ATTEN: 整形美容专家

phone: 扫码咨询整形专家

QQ: 扫码咨询整形专家

ADD: 全国整形美容专业机构

上海隆胸医院哪家好呢

author:因你而美

【Font size: big medium smail

time:2020-03-18 15:20:44

本文由因你而美提供,重点介绍了有隆胸假体可以做微创纤维瘤手术吗相关内容。因你而美专业提供郑州专业无痕微创隆胸,广州微创隆胸多少钱啊,假体隆胸是不是微创等多项产品服务。公司产品服务因高质量,低价格等优势,获得行业内一致认可,获得了客户的一致好评。

有隆胸假体可以做微创纤维瘤手术吗2017-12-26 周二

中午突然想起胸部的肿块距离上次近一年了(2017-1-25 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的B超检查, 2CM *1CM 大,当时医生说是良性,推荐做微创切除,回去查了很多资料,长了会复发,也就没当回事,准备过半年去复查,因为夏天的关系手术不方便,也因为工作忙,也就一直拖着没去管它)

下午给老板请假后,打车去医院,(在路上给LG看了我的快车截图,地址是第一人民医院,他问我去干什么,我说去玩玩。

他不知道,我内心充满了恐惧,最近去医院看望生病的员工,但是都是有人开车去的,他没有看到我为什么一个人打车去)有隆胸假体可以做微创纤维瘤手术吗

乳腺外科,做了B超,结果是BI-RADS-US:4b,当时看到这个结果,还没什么概念,看到肿块还是2*1CM ,还暗自庆幸:肿块一年都没长大,一切都好,拿给医生看,医生直接就说:你赶紧安排手术切除肿块把。并给我开了住院单。

回到家,上百度,上知乎,查询这个4b是什么意思,越查越恐怖,50%的乳腺癌概率,至此,一夜无眠。如果乳房全切,我的个人生活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按照目前的状况,婚姻将不保,就算手术预后效果好,也将孤独终老,假如更严重点,预后不好,我想到我年幼的孩子,如果没有了妈妈将会怎样。我那朴实的妈妈,如果没有我她去跟谁生活,她的晚年谁来照顾,虽然她现在跟我们在一起也很辛苦,但至少有亲情在,她是忙碌而幸福的。如果我不在,不管她再勤劳,她也逐渐在变老,这个家将不再有她的一席之地。

BI-RADS”是指美国放射学会的乳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(Breast Imaging Reportingand Data System)的缩写。BI-RADS分级法将乳腺病变分为0~6级,用来评价乳腺病变良恶性程度。一般来说,级别越高,恶性的可能性越大。

BI-RADS1级:阴性结果,未发现异常病变,亦即正常乳腺。

BI-RADS2级:良性病变,可基本排除恶性。定期复查即可。

BI-RADS3级:可能是良性病变,建议短期(一年以内,一般建议3~6个月)随访,

BI-RADS3级病变的恶性率一般 <2%。

BI-RADS4级:可疑恶性病变。需要医生进行临床干预,一般首先考虑活检,如空心针穿刺活检、麦默通活检或手术活检。此级可进一步分为4a、4b、4c三类。

4a:需要活检,但恶性可能性较低(2%~10%)。如活检良性结果可以信赖,可以转为半年随访。

4b:倾向于恶性。恶性可能性为11%~50%。

4c:进一步疑为恶性,可能性51%~94%

BI-RADS5级:高度可能恶性,几乎可以肯定。恶性可能性≧95%,应采取积极的诊断及处理。

BI-RADS6级:已经过活检证实为恶性,但还未进行治疗的病变,应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。

继续查全国最佳医院排名-乳腺外科

1. 北京协和医院

2. 北京肿瘤医院

3. 天津肿瘤医院

4. 上海肿瘤医院

5.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

6.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

7. 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

这几个医院我最近最方便的最先锁定 上海肿瘤医院,即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。

开始查专家医生,但是挂不到专家号

给我一个朋友说了这个情况,上海挂不到号,朋友赶紧说:“你到这边来,我来帮你挂号,”,虽然不太可能去那边,但是感觉还是很温暖的。

晚上10点我给老公微信上说了,我的病可能有点严重,我要去上海看看,老公说:“好的,你决定好,我陪你去。” 因为28号上午公司要接待大领导,不便请假,初步决定28号下午去上海住一晚,29号看医生。

2017-12-27周三

第二天再去医院找昨天的专家医生询问具体情况,从门诊到病房,医生竟然排班在的,但是实际人没在,问其他住院护士没有人说的清这是什么情况,返回门诊,挂号另外一个当日专家门诊,询问医生这个手术的具体情况,医生看看B超单,说:你这个有一半的概率是乳腺癌了,具体什么情况我要等切除肿块等病理报告出来才知道”,我继续问手术流程呢“医生很轻描淡写的说:我先做肿块切除,再30分钟做速冻病理,如果不好的话就直接做乳房全切手术”,是的,在医生这里,做个乳房全切手术就好像切块萝卜。那一刻,很悲伤,我的命运如草芥,我不甘心。

下班回家,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,浑身沮丧到无力。

回到家,吃不下饭,躺在儿子床上默默的流泪,儿子在一边做作业,要期末考试了,好像我这样的感觉一点都没影响他,他一直自己做作业到晚上9.30, 终于转进被窝睡觉,我一直控制不住情绪的流泪,但是儿子真的一点影响都没有,也不问我什么原因情况,这一切熟视无睹,上床几分钟就睡得很香,我睡在他旁边,内心里更是五味杂陈,到底是儿子内心坚强呢,还是冷血,体验不到别人这种悲伤的心情,我们的家庭教育严重偏差。

睡不着,继续查资料,各个论坛,看别人的案例,太累睡了两小时,到早上6点30,打开复旦肿瘤医院的APP,刷到一个2018-1-11 的特需专家号 298元,不管怎样,先预约上再说吧。

2017-12-28 周四

上午,接待完领导后,一直在各方联系上海的专家号,预约APP,QQ群,黄牛,

这个时候我觉得不管多高的黄牛,只要能挂上号就行,下午有特需专家坐诊,周五是没有专家的,心神不宁到10点,我想我一刻也不能耽搁,抱着试试看的运气,下午之前赶到上海,期望黄牛能帮我加上专家号,定了火车票,提上包,打车直奔车站,直接坐上最近一班开往上海的火车就上去了,路上,给老板发了个微信,我要立刻请假去上海医院看病,半小时老板开完会,给我电话,我直接掐断了,控制不住情绪,不想在别人面前失态,遂回了信息:事情没有完全定论,我先去检查,谢谢关心。

到了上海,火车倒地铁2趟,在下午1点到了上海肿瘤医院,这里,我一辈子都没想过会来的地方,

挂号 乳腺外科,后安排需要做B超,

在等待的一个多小时里,心里忐忑不安,上了三次厕所,是的,很紧张,不知道这里的医生会怎样宣判

轮到我,进去,告知医生在别的医院做过B超,比较紧张,担心, 特需专家非常的耐心和温和,说:不用紧张,我仔细给你看,来来回回探头扫描了多次,医生说:不用担心,你这个看着应该是良性的纤维瘤。

至此,神经一下子放松了许多,医生的B超报告: 4A ,虽然也是有一定的概率,但是这个结果已经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了。

B 超单子给了门诊乳腺肿瘤的医生看,医生态度还好,但是看到B超单就给我预约门诊手术。我非常担心肿块切除后会不好的情况直接就做乳房全切手术,我心理上什么准备都没有。

于是询问医生,医生说:你这个4A,先做的日间门诊手术,如果速冻病理有问题,也还要等一周的石蜡病理出来才能最终确认,我再问:别的医院说速冻有问题就直接做全切手术?医生回答:你的病理指征不是有问题马上做,速冻病理有偏差,只有95%的准确率。如果是4B级别以上就需要转入病房,另外的方案。

一块石头又稍微落地一点。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

下午5点老公到上海,酒店汇合,从早上10点到下午5点,高度紧张中没有来得及喝一口水,吃一口饭,体力实在太累,(因为缺水又压力大,这样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立马严重的口腔溃疡,任何时候都要照顾好我们自己的身体)休息一会后去吃饭,也许是很久没在一起的陌生感增加了客气感,所以大家说话语气都比较收敛和温和,就当上海一日游吧,一路很和谐,开开心心的去吃饭,吃饭一直问我吃什么菜,好吧,要互敬互爱不是,你这么让着我,那我也应该主动体谅让着你,点了5个菜,3个是老公喜欢的,我就点了1个青菜1个汤。

2017-12-29 周五

由于之前也预约了28号的肿瘤外科的医生,希望再找一个医生看看情况,现在看来似乎没必要再找一个普通医生看了,但是爽约又怕以后不能在他们的系统上再预约,于是调好闹钟,6.30起床,7点到医院取号,这期间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旁边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再看看,准备抽血后预约日间门诊,之前不知道抽血需要查那些,所以一直不敢吃早餐,害怕一切又前功尽弃,而且到元旦,中途有好几天假期。等抽血排号,8.30还在排队,我给老公电话,挎着厚重的包,太累了,希望他过来医院陪我,酒店就在马路对面,一会他就到了,查完血,再凭单子去预约日间手术,在从门诊楼到住院楼预约手术的路上,哥哥打来电话,问情况怎么样?我边走边打电话,这点老公很不满意,一路骂骂咧咧,我知道他没有坏心,他是担心我在路上打电话的安全,但是骂骂咧咧的话语我还是感觉到很难过,我不埋怨任何人,不期望什么事情都有任何人帮我,我可以独立昨晚所有检查流程,不抱怨任何人,但是真的不要来骂我,我内心真的没有这么强大,也许我还没有成熟,总期望于得到别人语言的安慰和鼓励,但是,那又怎样?事情并不都是按照你所想的方式来进行,保持安静和沉默是最好的回应方式。

开始查血后,取预约日间手术时间,人太多,预约已经排到1月22号。

然后去吃饭,回酒店休息,等查血结果,下午结果出来后回家。

2017-12-30/31号上班,

年底事情非常多,各种总结报告,一想着即将到来的不确定的病程,对工作也是只想糊糊就过去啦,但是基本的工作还是要完成。毕竟我还需要这份工作。特别是生病后发觉我更需要这份工作。

2018-1-3 周三

无法控制的焦虑,我想看看不同医生的答案。

上午去挂了本地第3医院的专家门诊,由于担心市里面交通,自己开车也不熟练,6.30起床,7点从家里出发,期待能在前面几个看到医生,做完检查,不耽误上班,但是市里面修地铁,兜兜转转好多圈才找到医院,排队停车,挂号,医生做了初步触诊,说应该考虑是良性,又给了我莫大的安慰,等到9点还没轮到B超,公司有事要一起去开会,只得作罢改天再来。下午领导们一起讨论年会,对于所有项目我都没有什么兴趣了,一路在走神,我只想着我的肿块,什么结果,尽快去看病。

我又预约了1月4号第5人民医院的乳腺外科专家门诊,下午给老板请假说再去第5人民医院看下,老板马上说:我来给你个熟人专家去看,你要挂哪个科?”

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说:乳腺外科,因为老板是男的,以前一直觉得不好意思,没有告诉他具体什么情况,现在面对疾病,也顾及不了那么多。老板一通电话,让我第二天直接到医院后给他电话找他们领导。

2018-1-4 周四

一大早,白雪茫茫的一片,对于南方人来说,难得见到大雪,但是现在却完全没有心情,只想着这样大雪怎样去公司,怎样去医院,慢慢到公司,本想再打车去医院,打不着,不得不硬着头皮开车出发,到达第5人民医院,停好车,踩着雪水,到医院,电话请老板联系对方主任,一阵好找终于联系上,我以为花了这样精力的人一定相当负责,认真仔细的看下,实际上,那个医生看上去30几岁,准备去给病人做一台手术,时间也比较急吧,只是看了我在第一人民医院做的B超单,稍微摸了一下,就说“你这个比较严重了,这几天尽快来安排手术切除肿块,我问“那如果速冻病理有问题要怎么办?”她也是很直接就回答“有问题就马上继续做手术全部切除”,好吧,也许这就是这边小城市医生的作风,有问题就切,切韭菜,切了一茬又一茬。这个本来报有很大希望的医生的话和工作方式再一次给我落空。

2018-1-10周三

一早7:00再出发去中医院继续做B超(上次已经交费)也顺便看看不同医生的意见,结BI-RADS-3 级,又去2院市里的院区,B超,同样结果BI-RADS-3 级, 这或多或少又给了我一些安慰。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纠结还要不去看已经挂上号的11号的上海的特需门诊专家号,决定,既然挂上了就去看看吧,网上评价医生也非常好。

2018-1-11号 周四

坐早上第一班到上海的高铁,感谢老公这时候很积极主动的说送我去火车站,一路上语气温和,感觉十分的温暖,他还说:当天要开会,不能陪我去医院,这些话,我是非常非常能接受的,我并不是要求所有人欠我似的,要陪着我,大家生活都不容易,我只想语言能得到一点安慰就已经很满足了,(也感谢其中一位朋友,坚持要陪我去上海看医生,主要是她带着娃去医院不方便,空气不好,所以没要她去,我谎称说老公陪我去的)

见到医生,开始他的助手在,做了一些简单的登记,病史记录,我第3号,中途有很多人试图插队,还好门口有专门的保安值守,叫到名字才能进入诊室,

医生询问我的情况,温文尔雅,问了我的情况,然后给我做触诊,边摸边给旁边的助手解释,你看:这个肿块有包膜,活动度好,边界清楚,而且没有2厘米那么大,估计就1.8CM, 再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后,坐下来写诊断结果,他说“你这个是良性的,没有问题,不用手术,6个月复查”,什么?,不用手术,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所有的医生都说需要做手术才知道肿块是良性还是恶性,这个医生一模就这么肯定。我再次跟医生确认“真的不需要手术了?”医生很肯定的说“不需要做,因为你这个年龄长肿块是非常正常的,做了也会复发,”虽然也就短短的几分钟,医生一下就把我从前期地狱般的心里折磨解放了出来。

分别给各位关心的人发消息报了平安,外面艳阳正好,心情也如这艳阳。

网上查了资料医生是复旦大学的博士生导师,带着一个十几人的专家团队,在乳腺肿瘤这块有很深的研究,但是还是有点担心万一误诊呢?

于是在外面吃过早饭,又开始赶往仁济医院,希望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挂上专家号,11.20到医院,挂上下午的普通医生的号,于是一直等到下午1.30 医生上班,8号,等到我,医生态度也很好,也给做了详细的触诊,但是不能肯定的说没问题,只是说:整体感觉是良性的”还是要做手术切除,具体等病理活检结果。

我说我需要做个B超,医生也问我:你决定在我们这里做还是去别处做,如果在这里做我就给你开住院单?我说“我再想想吧”先请医生开了一张B超

去排队,B超需要第二天才能做,我没有时间在这里等待,我想去找特需门诊专家看看能不能当天做B超,穿过几栋楼,来到特需门诊中心,环境非常好,这里不像医院,倒向一个咖啡厅,请护士帮我联系特需B超专家,护士一再给我确认508的特需专家费用是需要全自费的,我表示认可,护士遂联系医生,但是因为特需医生当天不坐诊,所以作罢。

遂准备高铁回家,这一天上海温度特别低,零下5度,一直在外面走,后果就是回去清鼻涕直流,我预感到要感冒,但是我22号要手术不能感冒,必须马上控制住,于是熬了一大锅姜汤喝了两天,感冒没有大规模爆发。

,因为医生说的没问题,不需要手术,之前又约了手术,一直在犹豫到底去不去做这个手术,以为对于复旦肿瘤医院来说,这个手术也是很小很小的手术,但是人非常非常多,基本预约都要一个月后,手术日期到来,到底要不要做, 想去预约中心延期手术,但是延期后又要重新查血才给预约,

回来开始一遍一遍的刷预约网站,想去看仁济的陆医生,瑞金医院的沈医生,网上查过都是上海市乳腺外科名医。

想着如果两个专家都说不用手术,那我就完全定心了。

2017-1-17 周三 刷预约看到瑞金医院的沈医生竟然有18号的专家号,赶紧预约

2018-1-18 周四

医生没检查之前,跟一个阿姨患者聊天,说到她乳腺癌术后5年随访,75岁,精神头很好,也很健谈,说到沈医生很好,暗自庆幸,来对了地方,一会,沈医生来了,轮到我的号,进去,医生坐在角落,翘着腿,助手在另一边记录,问了我的情况,看了我的B超单(2张3级,一张4A ),其他什么都没说,也什么都没做,,就说“你这个有恶性概率,先做肿块切除等病理活检吧,你可以选在地方医院做,看你决定在我们这里做还是回去做?”什么,这样就结束了问诊,传说中的名医呢,就是您的诊疗过程?我问医生需要触诊吗?他说不需要,你自己决定做不做手术,反正有概率,做了才知道好坏,凭个B超单我自己也能做判断呢,我以为是我哪里不对医生不开心了,就等在外面等其他几个患者看了后做交流,发现也是一样,没有任何的查体触诊,看着B超单子,如果是3级就说不用手术,如果是4级就让人家手术,其中一个宜兴的还找了熟人中间牵线的,照样什么都没做,就是一句话打发了? 这就是堂堂瑞金医院的医生,真的除了失望没有别的。

好吧,还有最后的希望,还有仁济医院的陆医生,网上约不到他的号,后来试试电话,约上下周四即25号的特需专家号,于是又转战仁济医院,重新约上次的B超单,以便于带着医院的B超单找医生再看省时省力,更加方便。

然后去肿瘤医院,询问是否可以手术延迟到26号,(25号看过别的专家号后决定是否做),答约,预约已经排到2月8号了,如果要延期一个月,还得重新查血。

5:00高铁回家。感谢老公来火车站接我回家,一路上语气很和谐,场面很温馨。

人生当你降低期望值时,你就会发现处处会给你惊喜,心态就会幸福快乐很多。

比起怨天尤人,期望别人改变,还不如从调整自己心态做起,事情还是那样的事情,你无法改变,换个角度,承认她的合理性,有些豁然开朗。

2017-1-19 周五

随着手术预约的日子越来越近,这一天都在思考做不做手术,老公总是在嘲笑我怕死,呵呵,笑就笑吧,身体是自己的,嘲笑又怎样。但是也很感谢他一直在说“如果要去上海做手术,他一定会陪我”,这就够了,至少医生要求手术必需要家属签字这个基本条件还是有了。

做手术的好处:能减轻我的焦虑,缓解我的情绪。坏处:会复发,而且手术也会伤元气,破坏了乳腺的腺体。

不做手术的好处:身体没有伤元气,看看通过锻炼能不能好, 坏处:万一肿块有问题就延误了病情。

还是泡论坛,查无数的资料,总说纷纭,大家会说:跟家人商量。

我,没有人可以商量,这时悲伤情绪会蔓延。其实转念想想,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没有人能给你负责,最终还是靠你自己。

下班时期看了无数的故事,乳腺癌的故事,突然一下子想通了,不管结局是什么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”,勇敢去面对,逃避和忧虑都不能解决问题,唯有积极面对,这样一想,生活似乎又充满了阳光,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,!

这个流水账记录这一个月,这一个月的恐惧忧虑,希望以后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要再有这种心态。共勉。

写 于2018-1- 20

后来公司年会,年终总结计划等,忙得飞起,全然忘了我是病人这个事情。

过年去成都,预约了川大华西医院的乳腺外科,2月21号挂号了一个四级专家,不知道他们怎么分级别, 医生态度还是很好,做了B超(三维的)大小还是1.8*1,也许比之前小了,也许是每个医生的操作有差别,不管怎么样,至少没有长就是好事,B超单上没有写肿块级别,就是纤维腺瘤可能,B超医生也说良性可能,后来咨询了门诊医生,医生说目前看来良性,但是建议手术,本来还约了2月26号一级专家号,但是回来车票时间不确定,放弃回家

约了上海的几个中医院的医生都因为开年回来上班忙忘了,我是有多粗心,

因为担心大医院B超人太多,当天做不上,就在家里所在地的三甲医院做了B超,

同一家医院(这里三家三甲医院有乳腺外科,另外两家给的3级,这一家上次给了4B),我以为上次的医生是因为我请她仔细帮我检查一下,结果给了我4B,这次换了个专家号,直接给了我4C ,看到4C是什么感觉,懂的人都懂,过程不赘述。

3月27号上海医科大学附属岳阳医院 乳腺外科特需专家团队薛晓红医生,微笑,说话非常的温和,暖暖的,她给我触诊,我很紧张,她说感觉良性,我一心想着去开点中药调理的,但是她说他们不开中药,都是西医治疗,遂给我约了手术,并说即便恶性,也可以做保乳手术。

因为还想等上海肿瘤医院的医生看,所以没有手术。

然后约了 4月11号复旦附属肿瘤医院医生的号,前一周和后一周他都停诊,之前计划了和老公去日本旅游的事情,只有取消,签证已办好,机票已定好,全部取消。

我明显的感觉的,这也是我们关系冷淡以来老公试图在主动积极的做一些改变吧,他4月10左右去日本商务出差(行程安排不紧张),邀请我陪同他一起去,因为计划了我去,已经提前给大BOSS打过报告,一些活动聚会都做好了我要去的接待准备),除了旅游观光,更好的是修复我们关系的良机,但是我不想错过医生出诊,取消了日本的出行。有隆胸假体可以做微创纤维瘤手术吗

4月11号,一早在肿瘤医院做了B超,医生说看着也没啥问题,但是基于上次已经是4A,所以这次也打了4A,,医生实在是太忙了,带了5.6个助理,医生给我触诊以后还是说没问题,然后他看到我隔了3个月又来,之前的建议是6个月复查的,他说:你这没有问题,就不要这么频繁的来了,我说不放心,他半是埋怨的笑着说:你这是占用我的医疗资源,这么频繁的检查,

真的这个说话虽然他在抱怨我,感觉都是特别的温暖,语气很温和,感觉就是特别为你着想那样,不像一般医生的生硬

后面给我写医嘱的时候,旁边的助理问医生怎么写,医生都说:你问他自己(指我),

有点囧,好吧,虽然被医生说了,但是终于放心一点。

因为有个医生给的4C在,所以心里始终不踏实,约了5月2号协和医院的黄汉源医生,本来计划4月底过去,结果孩子学校活动,延后了,一个人踏上北京求医路。

5月1号一个人踏上一千多公里,本来去的路上很抗拒,这样跑来跑去干什么,结果已经预定好,还是硬着头皮上了,谁知道猜中了开头猜不中结尾,

5月2号到了协和医院门诊才发现,黄医生竟然生病了,当天停诊,而且当天也没有其他医生可以转诊,看到隔壁普通门诊孙强主任在,但是人家护士不理你,因为挂的特需,必须特需医生值班才可以。解决办法是第二天特需门诊其他医生出诊,或者下周黄医生出诊。

归心似箭,两个方案都不适合我,既然不用看医生,那就是天意,天注定不用看医生。没有问题,那就这样打道回府回家吧。

每天一蒲公英茶从4月开始喝了两个月,除了喝水还把叶子都吃了,希望有点好处吧!

两年半了, 2019-4-15号,今天又去上海肿瘤医院医生哪里复查了,他给触诊了,说没问题,我说我很想做个B超

看看,他说不需要频繁的B超(去年9月有做过b超),然后让我一年后再复查,

我这算是回到正常生活了吗?

说点题外话,最近这半年到一年,当我思维转化了之后,家庭关系也和谐啦,所以基本心情也不错,今天早上原本老公早送我去车站的,开会实在太忙(升职加薪了),所以没有去!

2019 年11月,挂到肿瘤医院另外一位医生的号,轮到我的号,先是助理登记接待,助理一直说我没有做B超之类检查的来看医生也看不出什么,所以建议我以后先找普通医生检查,然后轮到医生本人诊治的时候,我就给他解释了一下我还没有来得及做B超,然后他就一直反问我,:你想要做B超吗?你想做B超吗?我说不是我想要做,我是想听听您的意见,然后我说我最近有点焦虑,有点紧张,担心长的不好的东西,然后他就问我怕不怕做手术,我说我不怕,后他又反问我,你要做手术吗?你要做手术吗?我说可以的,然后他就给预约了微创,并说微创基本不用住院,第二天就可以上班,不影响工作。然后我说纤维瘤都有概率会变成癌症的,他说,如果是纤维瘤那就永远是纤维瘤,如果是癌细胞一开始就是癌细胞,他们是两个平行方向,并不是说纤维瘤会转化成癌细胞。

然后当天做了B超,大小形状跟一年前几乎没有区别,看着上一个医生标的4A, 这次还是标明的4A,

预约微创手术之前的抽血因为各种原因当天没来得及做,所以就这样还没约上。

又是年底,忙碌中会忘记我有病这个事,只是偶尔会想起,祝愿大家都好!

前段时间跟老公的2个月冷战也以老公的示弱求和暂告一段落,生活还得继续,不怨天尤人,不妄自菲薄,做好自己!

又是新的一年,祝愿大家家庭和睦,身体健健康康!

2019-12-29